身为全球第一家股东制会员俱乐部,M1NT将股东制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股东制不仅仅代表着一笔稳定的股份投资,还能为他们带来广阔的人际网络、各领域股东的帮助以及更多的客源——在相同条件下,你当然会带客人去自己有钱入股的会所。

这个“股东制”俱乐部的创意来自于今年才刚满30岁的年轻人Alistair Paton,他是M1NT的创始人及CEO,一个澳大利亚小伙子。

这个年轻人有着精彩的创意和把创意执行到极致的能力。1999年,他创立了二氧化碳排放权证的生意,用两年时间将公司的估价从创建时的25万澳元变成了2500万。之后,他又开始梦想能拥有自己的俱乐部。

一流的鸡尾酒、漂亮的家具和顶级的艺术设计,当然还有宠物鲨鱼——这些让Alistair的朋友们大为赞赏。他们问:这个俱乐部不错,我们也参与“投资”怎么样?说者无心,听者有意。Alistair开始仔细考虑“朋友投资”这个想法,然后他发现这是他可以也应该抓住的机会 : 把前来消费的 “客人” 变成 “ 股东”!于是他真的开始了把自己的俱乐部变成世界上第一家股东制私人俱乐部的历程。他半开玩笑地抱怨:“本来我只想有个能让自己常去享受一下的地方,结果最后变成了我来经营它。”

股东制的另一个好处是,你知道自己在那里会遇到什么人。与一般俱乐部不同的是,M1NT更加注重股东与会员的本地化。被Alistair津津乐道的一个故事:贝克汉姆在皇马效力时曾经申请入会,但遭到了拒绝,理由是他身在西班牙,不能经常来会所享受会所的服务。

本地化意味着当你走进M1NT时,你会看到自己的老朋友们跟你打招呼,也许不经意间就会与某个熟人不期而遇。更重要的是,它会让你有“主人”的感觉,因为你知道,你在这里能遇到些什么人。“我们的股东和会员遍及各个行业,都是行业内的顶尖人物,银行业、制造业、时尚界、娱乐界,等等。在俱乐部里,你会听到一些很棒的对话,这些人互相交换观点。我们能提供其他地方无法提供的环境。”本地化意味着会所里的人际关系更加绵密,甚至变成本地社交圈的微缩精华版。

在M1NT上海的计划实现前,Alistair已经在上海居住了近两年。这两年里,除了和本地的潜在客户进行交流,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寻找一个好地方来让会所落脚。最后他们选择了位于上海福州路的高腾大厦,一栋24楼的建筑顶层。黄浦江的流转划出一条巨大的弧线,在此正好尽收眼底。现任M1NT的主席Paul Robinson、Alistair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说道:“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选址,然后是设计与景观,我们需要独一无二。”

与上海外滩那些饱经沧桑的历史保护建筑不同,这幢建于1990年的建筑并没有太多历史。而这也给了设计师们破与立的更大空间。巨大的落地窗、各种吊顶与景观乃至露天的楼顶花园都被大胆地设计进超过2000平方米的空间内。17米长的透明鱼缸里将游弋22条双髻鲨,数万片施华洛世奇水晶制成的吊灯在电梯口迎接宾客,侍应生身着陆坤设计的制服在会所内穿梭,这样的场景足以令最挑剔的客人点头。

Paul毫不谦虚地表示:“我们的俱乐部不仅是空前,而且将是绝后的。我们所吸引的股东,都是真正有机会去往任何地方的人,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的服务。我们要带给市场的必须绝对是最好的东西。我相信我们是不能被轻易拷贝的东西。而以我们的选址和投资,没有任何地方能与我们相比。”

Alistair也表示:“与其他俱乐部不同,我们有20年的租期,这让我们可以细水长流,而不用急着收回投资而导致服务水平下降,我们可以用更好的价格提供最好的服务。”任何想与M1NT竞争的对手都得考虑到他们是否有能力进行同样巨大的前期投资。

什么才是好的服务?Paul简单地举例:“当你走进一家鸡尾酒吧,你希望不用排队,你希望不用挤着才能走到吧台,你希望随时有座位可坐下,调酒师能调出你想要的饮料,侍应生会在它还冰着的时候送到你面前。”而Alistair说得更加干脆:“高质量,低价格。”说来容易,事实上M1NT为了满足宾客煞费苦心。M1NT的客人们都是能够随手挥出支票簿签下豪华跑车的有钱人。这些社会名流能够一掷百万在美酒上(M1NT是Krug香槟在亚洲销售量最大的会所),也会兴之所至打电话订下阿斯顿·马丁或者兰博基尼。他们需要的是什么呢?

的确,这个问题看上去有些神秘。社会名流们经常出现在聚光灯下,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但诸如颁奖典礼、慈善晚宴这样的场合并不能让他们舒适自如地交谈,这种交谈更像在完成一件工作。而私人俱乐部能让他们享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想象一下李泽楷、霍启山、李连杰等人同时出现在一家会所的盛况,哪条星光大道堪比。

为了能更好的发展M1NT这种俱乐部理念,年轻的Alistair Paton说服了有丰富管理经验的Paul Robinson加入M1NT,并且将M1NT俱乐部的主席之位拱手相让。Paul曾是EMI唱片公司的东南亚区总裁,之前也是M1NT在香港的股东。在香港取得的巨大成功让Alistair和Paul注意到,亚洲市场充满了潜力,尤其是中国。因此继香港之后,上海成为M1NT版图上的下一个堡垒,接着将是北京。这意味着M1NT几乎将全部的战略重心放在了中国。

已经有人提出了继续在亚洲扩张的建议,包括孟买和迪拜这些豪富之都。但Alistair 和Paul并不好大喜功:“在扩展之前,我们要做的一件事是,保证我们俱乐部的质量,从一杯鸡尾酒,到对会员的审核……”

Paul Robinson毕业于英国南安普敦大学,1987年正式加盟毕马威会计事务所为注册会计师。其后,他从事娱乐事业二十年,并在唱片业最风光的90年代,成为英国维珍唱片的财务总监、2002-2004则是EMI澳洲的首席执行官。其后任EMI东南亚区总裁兼营运总监,长驻香港。M1NT香港成立后,成为M1NT股东,后来在Alistair Paton游说下,加入M1NT上海任主席。

Alistair Paton曾于悉尼经营外汇交易。1999年,他集资来25万美元,创立了二氧化碳排放配额交易的生意。他收购了全球40%的排放配额,并将其售卖予日本、美国、中东、中国和欧洲等地的能源公司,后出售公司,估价为2500万澳元。接着,他为澳洲参议员Robert Hill、世界银行副行长 Ken Newcombe等人以及联合国担任顾问。曾两度被提名澳洲青年企业家奖,2006年英女皇企业家奖第三位。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