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子墨!”许佩在他身后急喝出声,“我不信,难道你真得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冷子墨转过脸,看向她,语气淡漠,“我只想说,下次开会的时候,请专心一点,在帝视,不需要倦怠的员工,不管他是董事还是清洁工,都一样!” “可是你就是在躲着我!”

“为什么躲着我?”许佩走过来,停在冷子墨身侧。 《华夏偶像》的比赛已经结束,现在EM正在筹划《华夏偶像嘉年华演唱会》,冷子墨做为EM的总裁,同样有许多工作要忙。 “没有!”她故意道。

“冷子墨!”许佩在他身后急喝出声,“我不信,难道你真得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为什么躲着我?”许佩走过来,停在冷子墨身侧。 洛小茜看一眼腕表,“时候不早了,喝杯牛奶早点睡。”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